落枣子

不怎么样。

[雷卡]卡米尔的私心

*OOC过头,慎点。↓
*不太会写故事,致歉。
*对于卡米尔的理解是忠诚,顺从,以及小小的私心。

    雷狮海盗团所谓忠诚的军师仍旧保留着那份小小的私心。

    小时候的卡米尔曾和雷狮一起攀爬过一座不高不矮的陡崖,那个时候他在心里感叹世界真的很大,而总有一天他想走遍整个世界,不止是雷王星。他将自己的情绪隐藏得很好,不过仍是孩子,只是小小地发出一声惊叹,便被雷狮捏了捏那红扑扑的脸颊。卡米尔偶尔会梦见这一天,他无法表露过多,心里确实不知名为何的淡淡喜悦。

    早晨,天边的启明星亮得刺眼。卡米尔又梦见了那天,画面只停留在自己的大哥伸出手在唤自己回宫殿。大家都还在熟睡,轻轻地将盖在自己身上的毛毯整理好,打理好自己的衣服便探出头向外望了望。

    卡米尔只看见雷狮的背影,是大哥在守夜,不过天已经微微亮了。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雷狮跟前,小声道句“早安”,也换来雷狮的微微点头。卡米尔看向雷狮,他似乎并不打算说些什么,而他自己向来也只是遵从他人的角色。

    沉寂良久,雷狮的眼神始终是凝视远方的,他想了想始终没能开口,低头看向自己的武器,才能意识到自己真正的目标是什么。赫然,他说:“昨晚又做梦了?”

    只是一如既往的关心,却也让卡米尔愣住了。他不由地看向雷狮,低头思考片刻才说:“嗯,不会影响到今天的狩猎,请放心。”

    “你只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就够了,我们现在的目标始终都是有一个。”雷狮从他坐的那块石头上跳下来,轻轻拍了拍卡米尔的脑袋。他向身后的营地走去,还有二人未醒,雷狮应该是等不及狩猎了,又或是一时心血来潮。

    卡米尔张了张嘴,却又用围巾将其掩住,点了点头。所谓的目标,卡米尔再清楚不过了。

    等帕洛斯和佩利准备好后。便是昨夜计划好的狩猎,那魔物居住在森林里,是群居动物,十分棘手。卡米尔甚至佩利是好战之人,在未等大哥或是其他人发出指令前便冲出。雷狮只是看着,随后也仅仅跟上。卡米尔不可能掉队的,他比雷狮快一步到达战场,投入战斗。

    依照卡米尔的计划本是先捕捉落单的魔兽,但如此保守的计划绝对不会施展成功——卡米尔是知道的。佩利和帕洛斯在苦战,这群魔物不是情报中那般好对付。卡米尔找准时机出击,无定之躯的能力让敌方只受一击便无法站起。如此便损失大半。

    雷狮在卡米尔身后,他不太常在狩猎中运用自己的能力。即便如此,雷狮也依旧是一头猛兽,有着绝不输于其他人的攻击力。他想快点结束的,或是因为昨日守夜的缘故,有一魔物绕起身后扬起利爪便是一击。雷狮猛地转过头,便有人影挡在他身前——是卡米尔。

    “大哥,您没事吧。”长期的战斗早就让卡米尔对自己的能力运用自如,他将那魔物解决后便急忙跑到雷狮跟前,姿势稍显别扭,却依旧是平静的语气。

    他自然是相信雷狮实力的。

    雷狮点点头:“无事,先回营地吧。”语毕,他看向另一边的二人,刚才的魔物是最后一只,帕洛斯和佩利在一旁休息,佩利依旧是精力过盛的聒噪。

    卡米尔赞同地点头,他望向佩利和帕洛斯,依旧语气平静:“佩利,帕洛斯,是时候离开了。”

    回到营地时天色已晚,今日收获颇丰。佩利和帕洛斯吵着喝酒,卡米尔坐在一旁也是默许了,雷狮点了点头,也算作是允许。不过他似乎没有参加的意思,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下,便是闭眸休息。

    卡米尔受伤了,他隐藏得很好,与那日一般。他躲在营地的暗处,从荷包里拿出绷带,因为身世的原因他从小便有随身携带绷带的习惯。受伤的位置是臂膀,逞强抵挡下一击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。

    正准备撕开绷带包扎之时,头上却是被一刃手刀扎扎实实地砸中了。卡米尔有些吃痛地抬头望去,是雷狮,本应和其余二人一同喝酒的大哥。雷狮咂了咂嘴,一把夺过绷带,口里若有若无地责备去道:“不需要逞强,我说过了,你只需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,这便是军师的职责。”

    “对不起,大哥……”还没有说完,低头向那受伤处看去,伤口还没有发炎,只是抓伤,雷狮显然不太会包扎,绷带松松垮垮的,卡米尔想了想,又开口道,“大哥,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 没等对方回答,卡米尔便拿回了绷带,将自己的伤口又重新包扎好,他正准备要说些什么。雷狮便早一步开口说:“不用顾虑其他的事,你已经做的够好了,卡米尔。”

    卡米尔不太明白话的意思。耳边突如其来的聒噪让自己无法思考。佩利走过来大声嚷嚷着“咦?老大,在干嘛呢?不继续喝酒吗。”

    雷狮点了点头,佩利连忙跑到他跟前,与雷狮一同向那灯火处走去,帕洛斯也向这边望来。卡米尔的手拉住快要遮过视线的围巾,发丝却随着风乱舞起来。在那发丝的缝隙里,卡米尔清楚地看见被佩利揽着回头的雷狮,他向自己伸出手,与那日无异。

    “卡米尔,你想去见识一下宇宙吗。它比雷王星大多了。”卡米尔忽然想起那时的雷狮这样与自己说道,而那时的自己是如何回应的,卡米尔已经忘记了。卡米尔不想去想,快不走上去拉住雷狮的手——他迈出第一步了。

    雷狮海盗团所谓忠诚的军师现在仍旧保留着一份小小的私心。这份私心是否是他前进的理由,他自己也无从而知。
   

家宣[占tag抱歉]


在城市里既不繁华也不清冷的地段,风格是与周围现代建筑不同的民国书院。
院子的背面是学堂,一进门就能看到,先生站着教书,学生们坐在位置上昏昏欲睡却跟着读书,他们把这称为乐趣,他们愿意这样。
两边都有竹子,是今年栽的,学生们喜欢的紧,先生也喜欢的紧。翠绿的,挺拔坚韧的。
傍晚,学生们在西边的宿舍歇息,先生在东边的宿舍歇息,晚上凉飕飕的,人们挤在一起相互取暖,共同欢笑。
要来一起生活吗,在这偌大的院子里。

——院规——
1.关于挂签
不强制性要求挂签挂图挂名,当然如果在个前后加上[学究院]三个字,十分乐意。
2.关于重家
不做硬性要求,可以重家,不过既然进了学究院,也还请保持出勤率,与其他人打好关系。
3.关于学究院内部
和平自由博爱,如果内部出了矛盾,选择有理的一方。
4.关于撕逼
想帮就帮,不帮则以。不硬性规定一致对外,觉得哪方说得对,帮哪方都可以。当然,如果自己惹了麻烦却不占理,最后又嚷嚷着没人帮或有人没帮自己,这样的智障,还请不要再出现在学究院内了。
5.关于辈分一事
没有大哥大姐大少爷这样的辈分,由进群顺序来排序好,格式为:名字[序号]。请取一个只在家里用的名字,限两个字,最好特别点。
6.那么请一起欢笑,尽情欢笑吧。若规定有不合理的地方,请指出。

审核群号:148276726
审核群号:148276726
审核群号:148276726